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狗都嫌(1/2)
焚城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下午, 谢云站在李子巷给陆鸾打电话的时候,对方说了两句就挂掉了,然后她一抬头就看见不远处走两个穿校服的高大身影, 其中一个手里拎着个装海鲜的那种厚重的黑塑料袋, 他背着夕阳走来, 橙色的光洒了他满背。

  很有烟火气息。

  “这么早放学了?”等陆鸾走到自己面前, 谢云问。

  “下午考试的。”

  “手里是什么?”

  “蛤蜊。”

  “多少钱,我给你吧。”

  蛤蜊用不了多少钱, 应该属于最便宜的海鲜类, 陆鸾瞥了她一眼没吭声,后者也就没有再追着要给,因为她忽然想起之前她在他那修车也花了不少,钣金上漆都是手艺活儿,扣了成本他手上应该剩了许多。

  权当羊毛出在羊身上。

  谢云也是从来没见过修车厂挤满了人一起吃大锅饭的样子, 等她后来见到并惊呆原来陆鸾有那么多人要养,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。

  当下三人并肩回了陆鸾家里, 王井龙轻车熟路从冰箱里摸出一听可乐, 陆鸾靠在墙边看了眼挂墙上的挂历。

  一转头发现谢云正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。

  “怎么了?”他问。

  “没有,就是觉得很神奇,”谢云说,“现在大家都用手机看时间, 好像只有有老人家的家里才还用纸质挂历。”

  “这样看老历日期方便些。”

  他简单的回答完,没等谢云问他看这个干嘛,就站直了,进屋, 走到屋里那张桌子前,点了柱香。

  谢云跟着进去, 一眼就看见桌子上放了个慈眉善目老太太的遗照,遗照前面有个香炉,供着两盘水果,她回头看日历,发现今儿是农历十五……

  站在桌边年轻人点了香,认真拜了拜,插上。

  谢云走过去也点了柱香,陆鸾瞥了她一眼,没说话也没赶人,唇角在很隐蔽的地方勾了勾,稍微让开给她挪了个位置。

  “这是你阿埃俊

  陆鸾看了眼遗像,随口说“算是吧。”

  “?”

  谢云不懂这是什么回答,但是没等她继续发问,陆鸾已经牵着她的手带她离开了烟熏缭绕的内屋,让她自己找个地方坐着玩会儿手机。

  王井龙坐在客厅喝可乐看综艺,见两人出来了,颠颠儿的也进屋上了柱香。

  “姐姐,喝可乐吗?”他钻出来的时候问。

  “不喝。”

  陆鸾替她回答,然后指了指沙发,示意她乖乖坐过去。

  谢云天天坐在医院没事干就是玩手机,早就玩腻了,于是等陆鸾转身进厨房她就跟着去了,也不帮忙,就是靠在厨房门边看他忙。

  作为十几岁、不太富裕的独居年轻人,谢云猜到了陆鸾肯定会做饭,但是没想到他这么会做饭。

  厨房很小,但是收拾得很干净。

  只见他从橱柜里摸出个和新的差不多的锅,烧开了水,把洗过的蛤蜊扔进去。

  煮好后,又在凉开水里扔了几块冰,把煮好的蛤蜊倒入冰水。

  辣椒切碎,香菜切碎,酱油陈醋加芥末调汁,切一颗柠檬滴入柠檬汁,最后把冰镇好的蛤蜊滤水倒入酱汁里。

  谢云抱着手臂看他挤柠檬汁,修长干净的指尖一捏果肉便滴滴答答地挤出果汁来,酸味瞬间在狭窄的厨房里扩散开来,酸得人后牙槽发痒。

  她换了只脚作为重心。

  厨房里的人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,这细微的变换动作引起了他的注意,他回过头,用筷子夹起一枚蛤蜊转身“尝尝?”

  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表情很淡。

  让人完全没有跟他客气的余地。

  谢云瞥了他一眼上前,伸长了脖子就着他手里的筷子飞快地将那枚蛤蜊含入唇中。

  第一秒就尝到芥末的味道,以为自己会被呛到犹豫了下,舌尖卷走蛤蜊肉,柠檬和醋的酸在舌尖扩散开。

  ……好吃。

  还在唇外另一半打开的蛤蜊壳翘了翘,轻压在她的唇瓣上。

  陆鸾低头看了三秒,放了筷子,伸手指尖捏住那半边贝壳,同时中指勾了下她的下巴,淡道“松嘴。”

  学生时常握笔,他的中指内侧有薄茧,勾这一下有点儿痒。

  谢云顺势松开了唇,见他面不改色的把吃空的贝壳拿走,扔进垃圾桶里。

  空气里有浓稠的湿热感。

  使人有些不自在。

  “东南亚菜?”

  含糊地发问试图驱赶走这种黏腻感觉,舌尖舔了舔上唇,说不好是在卷去唇瓣上沾到的酱汁,还是在平复这会儿好像都还没散去的触感。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陆鸾随便应了声。

  “还挺好吃,”谢云盯着他的侧脸,“上哪学的?”

  陆鸾转过头望着她。

  谢云冲他笑了笑“你是东南亚混血?”

  这次换他露出个沉默的表情“不是。”

  谢云“哦。”

  陆鸾“哪来的这种猜想?”

  谢云“……你长得,挺好看。”

  对她的称赞没有多大反应,当然可能也是听腻了……谢云对他的反应也是意料之中,大概没有几个小男生喜欢被人夸奖“长得好看”。

  年轻人弯腰从冰箱拿出上午买的鱿鱼和虎虾解冻,鱿鱼改刀,虎虾开背取虾线,手法娴熟,并且带着一股生人莫近的冷漠……

  能把切菜这动作做得这么不接地气的小孩谢云也是头一回见,就好像他沾不上烟火气。

  谢云全程站在旁边看,没有要帮忙的意思,就想着,啊,中午买的海鲜放到他家里来了,所以那小姑娘也跟着来了吗?

  谢云回头看了眼坐在客厅看电视喝可乐的王井龙,想象了下王檬坐在那同样放松的样子……

  王檬大概是还没放学,说好了晚上她做海鲜锅,他给她提前收拾好食材,方便她一会儿放学回来就做饭。

  很贴心的样子。

  她再次给自己站姿换了个重心。

  陆鸾放了刀,转身过来看着她。

  “我家厨房地板烫脚?”

  “啊?”

  “你怎么像热油上的蚂蚁似的?”他盯着她,“想问什么就说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谢云简直有口难言,总不能说她在认认真真和一个初中生小姑娘攀比……不不不,这不算攀比,算什么她也不知道。

  谢云艰难地笑了笑,掐头去尾选了个非常中性的回答“我就是想起,上次进你家门还要被你轰出去。”

  他露出一点点笑意“怀念?”

  “……那倒没有,”谢云看他握着菜刀很娴熟的样子,“现在想的是原来只有我才被轰出去。”

  切鱿鱼的手一顿。

  他抬起头,看了她几秒,道“我跟你说过,有话就问,不要阴阳怪气。”

  谢云“……”

  陆鸾“到底想问什么?”

  说来有点丢人,谢云真的不怕陆鸾,但是每次他这么说话她还是有点儿心头一颤的,跟上学时候被拎进教导处一样,大脑整个发麻。

  谢云上下打量他,心想一个高中生,怎么能这么有气势啊?

  这要是长大了还得了?

  谢云抱着手臂,指尖在自己手臂嫩肉上掐了掐,强迫自己用十二万分随意的语气问“你和软妹认识很久啦?”

  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她感觉到陆鸾目光一下子变得没那么凌厉了。

  她就又开始纠结了……

  一个雄性生物在提及另外一个雌性生物时目光变得柔和,这说明什么?这说明什么!

  “我来李子巷就认识阿龙他们兄妹俩还有季茵,”陆鸾头也不抬地说,“亲兄弟姐妹一样。”

  “呵呵,”谢云说,“你对季茵可不像亲兄弟姐妹。”

  “被你说得我无情无义。”

  “你就是无情无义。”

  “我确实无情无义。”

  “哦,你看你都承认……”

  “我无情无义的时候都向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