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(1/2)
娇嗔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好巧不巧, 今天卖糖葫芦的正好是认识季清影的一位伯伯。

  瞬间一下,她脸绯红绯红的。

  傅言致也是一愣,没忍住笑了声“好。”他看向那位老板, 缓解季清影的尴尬“她很久没回来吃了, 可能忘了味道。”

  老板点头,连连道“阿影以后多带男朋友回来。”

  他把糖葫芦递给两人, 重点强调“特别是要来吃伯伯做的糖葫芦。”

  季清影哭笑不得, 伸手接了过来,乖巧答应着“好,以后回来了就好。”

  “尝尝看,甜不甜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季清影没辙, 只能是当面咬了一颗。

  她囫囵吞下,迫不及待道“伯伯, 甜!超级甜!”

  老板笑着摆手“行,你觉得甜就行。”

  季清影点头“嗯嗯,超级好吃。”

  从糖葫芦摊离开后, 季清影慢吞吞地咬着糖葫芦, 含糊不清道“真的很甜。”

  傅言致被她逗笑,无声地弯了下唇“喜欢?”

  季清影“嗯”了声“不是假的。”

  虽然那会是有点儿尴尬, 但她要承认糖葫芦真的很甜很好吃。更何况这是傅言致买的。

  多了份不一样的味道在里面,甜进心坎。

  逛了一圈,季清影拉着傅言致买了不少小玩意。

  有给迟绿她们准备的, 也有给自己的,乱七八糟一大堆。

  傅言致也不觉得烦, 无论她想要的是多幼稚的, 他都能一一满足。

  用傅言致的话说,连这点小需求都不满足, 到时候结婚季清影跑了怎么办。

  两人陪外婆吃了个午饭,这才打算回北城。

  季清影舍不得外婆,但又不得不走。

  她和傅言致往前走,不经意回头时候,还能看到外婆扶着门墙在目送他们。

  季清影回头好几次。

  傅言致顺着去看,稍稍顿了下“要不要再待一天?”

  季清影摇头“不用,没时间了。”

  她有工作,傅言致也有工作。

  傅言致捏了捏她的手心,低低道“那下次休息我们再回来看外婆。”

  “好。”

  从小镇回去后,季清影投入了新一轮的工作状态。

  她之前便招了两位热爱旗袍热爱服装的设计师,小助理也有两位特别可爱又热情的。

  工作室氛围好,大家就像一家人。

  季清影彻彻底底和傅言致同居了。

  虽然之前也差不多,但这一回,她是把之前租下的房子退了。

  退了的那天,两人把东西全部搬了过去。

  季清影看着一屋子的东西,仰头看着傅言致撒娇“傅医生。”

  傅言致扬眉,拉着她到旁边坐着休息“怎么了。”

  季清影戳了戳他脸颊“你以后别欺负我啊。”

  傅言致挑眉“怎么说。”

  季清影跨坐在他腿上,抱着他蹭了蹭“要是欺负我了,我没地方去呀。”

  她眨巴着眼睛道“网上经常有新闻,男女朋友还有夫妻吵架后,好多女生都没地方去,只能到外面哭,你们男人还能安安稳稳地吃饭睡觉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傅言致不知道她每天都在看些什么东西,但小朋友的担心,并不会有。

  他也愿意把她内心的担忧一一消除。

  “好。”

  他贴着她耳畔低语承诺“不会欺负你。”

  “那万一我们吵架了呢?”

  傅言致盯着她看了眼,无奈道“对我这么没信心?”

  季清影“啊”了声,拖长着腔调说“也不是没信心,就是相处久了总会拌嘴嘛。”

  傅言致沉吟片刻“即便是吵架了,也不是你会出去。”

  他亲了亲她脸颊,低声道“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在外面受委屈,假设我们吵架了,我会出去。”

  季清影听着,眼珠子转了转“哦。”

  她小声咕哝着,无理取闹道“那你不能说,你不会和我吵吗?”

  傅言致“……”

  看着傅言致无言的表情,季清影忍俊不禁。

  “我刚刚是不是很像无理取闹的女人?”

  傅言致捏了捏她脸,咬牙道“你说呢。”

  季清影晃着脚丫子,蹭着他脸颊道歉“对不起,是我皮。”

  傅言致拿她没办法。

  他其实很享受季清影偶尔给自己挖坑,大概也是受虐体质,他会觉得这样的季清影生动又有活力,脸上张扬的笑,是他喜欢深爱的。

  他希望她一直保持现在这样的状态,也愿意纵容她所有的无理取闹。

  两人抱了会,起身收拾搬过来的东西。

  收拾好之后,季清影累的一根手指也不想动,懒洋洋地瘫在沙发上。

  傅言致觉得无奈又好笑。

  “不去洗澡?”

  季清影抬眼看他“再躺会。”

  傅言致伸手,将她拉了起来“抱你去。”

  季清影起身,勾着他腰肢道“傅医生。”

  “嗯?”

  傅言致偏头,柔软的唇瓣擦过她耳尖。

  季清影挂在他怀里,眼睛弯弯地看向他“你的体力真的很好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傅言致脚步一顿,“是吗。”

  季清影认真点头。

  刚刚那一系列东西,基本上是傅言致整理的。她虽然也做了,但做的真的不多。

  就这两小时下来,这人还能抱自己进浴室,体力不容小觑。

  季清影是个不吝啬自己赞美的人,无论对谁,都一样。

  在傅言致这里,她夸得更多。

  她喜欢把自己的情绪表达出来,让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。

  傅言致弯了下唇“那再体验体验。”

  “……啊?”

  季清影懵了下,对上他幽深如墨的那双眸子后,后知后觉反应了过来。

  这一晚。

  季清影再次体验到了傅医生强悍的体力。

  体验结束后,她觉得自己暂时还是不用这般体验比较好。

  深夜,两人贴靠在一起低语。

  他们工作不同,每天晚上是他们最多的交谈时间,即便是再累,季清影也能闭着眼睛和傅言致絮絮叨叨把一天的工作说一遍。

  无论是设计问题还是和客户之间的沟通交流,傅言致都会给出自己的看法和意见。

  偶尔,也会和她聊医院里的趣事。

  “今天医院忙不忙?”

  “还好。”傅言致拉着她入怀,轻声道“你呢,忙什么了。”

  季清影打了个哈欠“还好,但是我今天偷偷地接了个单。”

  傅言致扬眉“嗯?”

  季清影笑“陈陆南下的。”

  傅言致微怔,第一时间有了答案。

  “让你帮忙给颜秋枳做结婚礼服?”

  “是。”

  季清影说“虽然有点赶,但我想给颜颜做。”

  傅言致点头“他们的电影快播出了,上映了我们去看看。”

  “好。”

  季清影说“陈老师对颜颜很好。”

  傅言致弯唇一笑“在我怀里夸其他男人?”

  季清影无言“那是你朋友。”

  “那也不行。”傅言致非常霸道“听不得你夸别的男人。”

  季清影哭笑不得,哄着他“那以后不夸了。”

  傅言致蹭了蹭她的唇,低低道“好,记下了。”

  安静了会。

  季清影继续和他嘀咕“颜颜和陈老师结婚好几年了吧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傅言致说“最开始算家族联姻。”

  季清影点头“我知道,颜颜给我说过。”

  她说“但现在很幸福。”

  傅言致捏了捏她的脸,低低道“我们也很好。”

  季清影笑“我知道。”

  她埋头在傅言致脖颈处蹭了蹭,低声问“你会不会觉得很委屈。”

  “什么?”

  季清影仰头望着他“结婚呀,要不是我工作排不开,又想自己给自己做婚纱,我们也能办婚礼了。”

  闻言,傅言致想了想“还真有点。”

  季清影瞪大眼。

  傅言致侧了侧身,摸着她脑袋安抚“但有解决的办法。”

  季清影“什么?”

  傅言致说“我们可以先领证。”他说“这样,好像也没那么委屈了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季清影失笑,无言道“所以你只是想说这个是吗。”

  傅言致诚实地点头“确实。”

  季清影想了想“好呀,那就先领证,等忙完这一段,我们再办婚礼。”

  “喜欢什么季节?”

  季清影想了想“秋天吧。但其实每一个季节我都很喜欢。”

  她掰着手指算了算“颜颜的婚礼在五月,我们定在十月好不好。”

  她期许地望着傅言致“给我个缓冲的时间。”

  傅言致捏着她耳朵软肉,张嘴咬了下她软趴趴的耳朵,嗓音低哑地答应着“好。”

  “觉得晚吗。”

  “不晚。”傅言致说“就是想早点告诉所有人,你是我的傅太太。”

  听着他声音,季清影唇角控制不住地往上牵了牵。

  她在被子里勾着他手指,软声说“现在也算是了。”

  傅言致了然,拍了拍她脑袋“婚礼想自己策划,还是交给爸妈他们?”

  “交给爸妈他们吧。”

  季清影说“我们两肯定考虑的没那么周到,也没那么多时间。”

  傅言致了然“好,那我让爸妈和外婆先选日子,我们先去领证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领证和婚礼的事,也就这么定下来了。

  定下来后,时间过得快了许多。

  季清影和傅言致,是在农历新年的前几天领证的。

  叶青和外婆找人看的日子,说是非常好。

  领证这天下雪了。

  像是在呼应他们要携手共白头的那句承诺一样,无论是求婚还是领证,亦或者是未来的每一步每一年,他们都会一起度过,相偕到白头。

  领完证后。

  季清影和傅言致循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回家。

  叶青和傅正已经在家忙碌大餐等着两人了。

  两人到家时候,叶青匆匆从厨房走出来,着急不已“快过来,我要看看你们的结婚证。”

  傅言致无奈“妈,不用这么着急吧。”

  叶青瞪了他眼“你不懂。”

  季清影笑,双手把两人的结婚证递给她。

  叶青连进里面的时间都没有,直接打开。

  结婚证上,两人靠在一起,季清影脸上挂着笑,是发自内心的。而傅言致那张冷淡的脸,也有了点点的笑,眸子里的那种柔和少见。

  是幸福的模样。

  叶青看着,爱不释手。

  “真好看。”

  傅言致无奈,看她“妈,能不能让我和清影先进去?”

  叶青摆摆手“去吧去吧,我再看会,我要发个朋友圈告诉我的那些姐妹,我儿子终于结婚了!”

  傅言致“……”

  他无言以对。

  季清影没忍住,抱着他手臂笑出声。

  叶青有时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