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870章 冲矢昴开始到咖啡店打工(1/2)
重生柯南当侦探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♂nbsp;  长野滑雪场,高成来了不少次,也碰到过好几次事件,但这边的人气从来不见减少,一来距离东京不算远,环境也还不错,再来就是价格也合理,不少家庭都会带孩子过来。https://

  和步美几个领了滑雪袋,高成又开始了自己的保姆工作,完全放下了事件什么的,专心享受滑雪乐趣,带着几个小孩在滑雪场上回转滑行,好像带着小鸡的老母鸡,顺畅华丽又平稳的动作颇为引人注目。

  才租了滑雪用具的冲矢昴见状也不由得有些意外,看向旁边不准备滑雪的小哀问道:“城户侦探专门训练过吗?”

  “别看到他这样,学习能力还不错。”

  小哀抱着手臂静静看着雪坡。

  “说起来,还是第一次吧,和你单独在一起。”

  冲矢昴再一次眯起眼睛看向小哀:“是啊,还真是这样。”

  “所以你到底在打算什么?”小哀平静问道,“突然出现……”

  冲矢昴默然不语。

  虽然不知道原因,但小哀好像已经知道他就是赤井秀一。

  自从在面具人的帮助下假死装扮成冲矢昴后,他才真正能够有机会出现在小哀周围,尽管小哀可能不会原谅他。

  这是和明美仅剩的约定了……

  所以现在的他只会是冲矢昴。

  “你不去滑雪吗?”冲矢昴邀请般看向小哀。

  “不去了,”小哀转身回旅馆道,“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滑雪。”

  “是吗……”

  冲矢昴推了推眼镜,看着小哀身影消失后才带着滑具加入滑雪行列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什么?你们要回乡下?!”

  城户侦探事务所楼下,高成才从滑雪场回来就听说双胞胎姐妹说要回家一段时间。

  “对、对不起,”穗奈美低头道,“因为家里妈妈病得很厉害……”

  “我也不是不让你们回去,可是,”高成头疼看着店内一群小动物,“店里怎么办?”

  “既然这样的话,”还没离开的冲矢昴见状说道,“我暂时帮忙看店吧,正好最近时间很多。”

  “可是……”

  “让他帮忙吧。”

  还没等高成考虑,小哀就在后面答应下来,眼神认真。

  她正好也想好好观察一下这个人。

  “呃?”高成有些摸不着头脑,看向冲矢昴道,“没问题吗?”

  大家都怎么了?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什么事了吗?

  “没问题,”冲矢昴眯着眼睛笑道,“我的料理水平正好还不错,咖啡当然也还行,以前也在咖啡店打过工。”

  高成无语。

  这家伙以前是干啥的他还不清楚吗?

  “好吧,店子暂时就交给你了,薪酬的话找小哀商量……先说好,不会很多。”

  “不会很多?”冲矢昂愣了下。

  不会很多是多少……总不能让他白打工吧?

  “当然不会白打工,”小哀又一次和冲矢昴面对面,拿出一份合同道,“薪酬就按照服务生标准薪酬来算……”

  冲矢昴眉头跳了跳。

  相当于店长的工作按照服务生算……算了,这点他倒是不怎么放在心上。

  只是……

  冲矢昴疑惑看向似乎业务熟练的小哀:“你这是……”

  “我是事务所助理,”小哀整理文件间应了一声,顿了顿,又抬起头补充道,“当然薪酬也不怎么高。”

  最近实验室开支大了些,靠高成当侦探赚到的那点钱还是有些紧张,能省的地方还是要尽量省下来,最好不要用到存款。

  “助、助理?”冲矢昴微微张了张口,思绪有些乱,“你也是在打工吗?”

  这个高成怎么回事?童工?还是拿小哀当童工?

  “算是吧,”小哀把整理好的文件递给冲矢昴,“可以的话,先签个字。”

  “我……”

  冲矢昴皱着眉头签下名字,还是忍不住向小哀问道:“你和城户侦探是什么关系?”

  “关系?”

  小哀恍惚了一下,微微有些走神,好一会才轻声说道:“大概是兄妹这种奇怪的关系吧……”

  小哀似乎不想多说,拿起合同就回了事务所楼上,留下冲矢昴一人眯着眼睛陷入思考。

  奇怪的兄妹关系……是在间接说他这个姐夫吗?

  或许有机会该找高成好好谈谈。

  事务所二楼,高成长长打了个哈欠,看着电视里在放杂志社那件案子,因为自杀女星名气不小,这个案子也引起了很大反响,据说是解决了案件的高木警官还接受了记者采访,然后说真正破案的是他。

  估计又是柯南借用他的身份,问题的关键是系统根本就没反应。

  和上次若松家视觉欺骗案不同,这次他完全成了个工具人,不知道那个时候冲矢昴不说出啤酒泡沫关键的话结果会怎样,不过他的确不知道这种偏门知识,如果在现场的话倒是可以进行试验。

  说到冲矢昴……

  高成正色思考起来。

  有个fbi的高手在暗中保护侦探事务所或者说保护小哀,他当然不反对,反正那家伙现在也经常到楼下喝咖啡。

  比较令他在意的是小哀的反应。

  他应该没有告诉小哀冲矢昴的身份,也不知道小哀都知道些什么,是已经知道他的面具人身份了吗?

  虽然他也没有特别去瞒着小哀,主要是不希望小哀总是胡乱担心……

  等等,几乎所有和面具人身份有关的东西他都锁在床底下的箱子里,小哀怎么会知道?

  “城户,”小哀拿着一本泳装杂志探头问道,“这个你还要吗?”

  “啊!你……”

  “嗯?”

  “估计是哪位客人落下的吧,好像是不需要了。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10年前,毛利小五郎还是个刑警的时候,公园发生了一起命案,当时还在日本的工藤优作像往常一样被委托协助调查。

  死者是保育园的园长,为了打扫保育园的水槽,需要暂时把金鱼都移到鱼缸
为您推荐